Oct 25, 2008

今年秋天來得早

Rego Park的新家,窗戶和地面平行。門開出去,就是房東華先生華太太的小菜園。

夏天的時候,菜園裡盛產有機的小番茄和體積不大不小的黃瓜,而從窗戶一眼看出去,就能看見菜圃周圍,粉紅色和白色的小波斯菊盆栽,有陽光照映的時候,我總會盯著小窗戶外的美景,發呆。

九月的某天,起得早,太陽光柔柔的,天氣涼涼的。走向窗戶,睡眼惺忪之間,看見一個咖啡色的小東西在菜圃旁。

我盯著觀察了許久,直覺覺得那是松鼠,Sam。
躡手躡腳拿了眼鏡、戴上。
菜圃變得變得清楚了,Sam正好轉身面向我,他手裡拿著有機番茄、一口接一口放進嘴裡啃。吃得很是專心。

Sam很有品味,知道華太太家的菜園,是有機的、沒有毒。

我動也不敢動,怕嚇到還沒吃飽的Sam。但不一會,Sam還是發現了我,我們四目對望了一會兒,他便將手裡才吃到一半的番茄丟在菜圃旁,轉身跑了。

沒幾天,華先生將菜園裡的番茄、黃瓜全給鏟了,我想是因為秋天到了,該是養土翻土的時候。

只不過,那天之後,Sam也沒再來過。

十月初,家門口的樹,葉子一夕之間黃了。
Aldeton Street上,整排的大樹,也一天天黃了、紐約風大,陣陣風吹來,黃葉子很快堆滿了街道。

今年的秋來得特別早。才十月,樹的葉,幾乎全掉光了。這是我在紐約第二個秋,我印象很深刻,去年此時,葉還是綠的。

秋來得早,冬的腳步也近了,紐約的夜,已經是接近零度的低溫。

九月、十月,就這麼眨眼就過了。這段日子,有時候忙得昏天暗地,但現在我會強迫自己放慢腳步。

我想要這兩年,過得很彈性,有忙碌、有悠閒。

其實,土生土長在台灣,身分是窮學生的我,美國國家大事和我的關係,其實並不那麼切身、密切。

但這一年多來,我每天都得看美國總統大選的新聞,每天打開電腦的第一件事,就是看紐約時報的最新選舉新聞。

遇到辯論會,會忍不住晚上下課後,快速搭上地鐵衝回家看電視總統候選人的辯論直播,精彩的,是辯論會之後、各家電視台NBC、ABC、CBS對候選人表現的評論、打分數,晚上十一點之後的脫口秀,主持人更是竭盡所能的消遣候選人…。

十一月四號就是投票日,紐約時報在選前十二天,發表評論” Barack Obama for President” ,公開支持Obama。http://www.nytimes.com/2008/10/24/opinion/24fri1.html

公開表態支持特定總統候選人,是紐約時報的傳統。而同一天的民調,Obama的支持率高達六成二,McCain支持率降到了三成八。選舉進入尾聲,雙方都得自信滿滿的說自己會贏。

在紐約,感覺離世界的中心很近,也很遠。

近,是因為全世界金融風暴的引爆點,華爾街Wall St.,就在旁邊。每天的報紙、電視,頭條全是“Financial Crisis”。

遠,是因為我沒有房子、沒有車子、沒有貸款、沒有股票,金融風暴暫時影響不到我。我唯一有的,就是一個足夠吃飯、付房租、繳學費的現金賬戶。

我一張股票也沒有,但每天下午四點,華爾街收盤後,我習慣打開iPhone,看看今天又跌了多少點。

十月中,為了幫大愛電視製作新聞專題,我試著努力敲通告,但卻是每天被拒絕,銀行、保險公司…相關企業,沒人願意受訪。三天的時間,得完成所有的採訪拍攝,三天的時間剪接;而我也不是什麼財金專家,實在講不出什麼了不起的經濟理論、大道理。

於是,讓大家看見現在真實的紐約,是我唯一能做的方向。

“你們要去哪裡?” 三輪車夫對著我們大聲問。
“到時代廣場,多少錢?” 我大聲回應他。我們因為不想拿著器材搭地鐵,更不想到處找車位,於是隨意招了台專門載觀光客三輪車
“20塊!” 第五大道到時代廣場要20美金?我當場不悅的垮下臉。
“ok, 10塊” 車伕打了對折,我們也就上了車。這是我第一次搭紐約市的三輪車,也是攝影師來到美國20年,第一次。

坐在三輪車上,我們忍不住和車伕聊了起來,他說他是哥倫比亞畢業的,曾經很富有。

邊聊,我們也就邊錄下了他的講話。

他說,”我曾經很有錢,但911之後的金融危機,我破產了。現在週末的生意還可以,但是平常日,我有做了兩天生意,卻賺不到一毛錢不是很好做……”

而那個想要賣房子卻賣不掉、滿臉愁容的 John,是我在街頭拍空景時,在路邊鼓起勇氣邀請他受訪…



專題裡,那老年失業的Grady,是我NYU的同學。有一天上課,我們聊天,我談到在找生活受到金融風暴影響的受訪者。

Grady突然認真的對我說,”我就是那個你想要採訪的人!”

而那個很灑脫、在AIG上班的年輕人,是慈濟的志工。

在第五大道上的街訪,遇到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。拒絕受訪的,絕大多數是美國人。



在紐約市,拍攝需要申請許可,沒有許可,不能夠用腳架。所以,如果運氣不好,遇到警察好心勸告,就只能收起腳架,或是換個沒有警察的角度、再戰…

工作很忙。
上學很忙。
心很忙。

現在,我經常提醒自己,慢下來。想清楚,再出發。

很多當下想解決、卻解決不了的事情,就暫時擱著,讓時間去解決。

秋天就這麼飛快過了。
我有預感,今年的冬天會很冷。

5 comments:

PEACE said...

兄弟
總是將稿子寫的那麼詩意,讓我想到垂死之家...
獨立製片,真的要什麼都會嗎?
會不會有一天,我也會失業??!!
昨天在街頭聽到幾個女士們在聊天
一位說她也是個搞傳播的
除了配卡通之外,現在在當聲音導演,
那我呢?除了當工具之外,還能....

Ting said...

誰說獨立製片什麼都要會呢?再怎麼獨立製片,film都是team work!
你專注在攝影和剪接那是專屬於你自己的能力,你早就已經不只是工具而已了。怎麼會失業!?

嫒可 said...

I say,every thing will be fine.
繼續工作好,可以有錢過生活
失業也好,可以逼自己換工作、或是學會另一項技能
人生嘛!
不過就是如此,過度在意,就享受不到那種酸甜苦辣了

說不定,我就去開店做生意
那現在的是是非非,與我何關呢?
你說是吧

Ting said...

Hey
開哪種店好?
我還在想....哪天我回家了,大家乾脆來一起弄個什麼工作室的~
記得以前老想做大事,現在反而很想就是踏踏實實做好身邊每件小事....
至於是是非非....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,讓我們顧好自己清淨的心!

大家一起加油啊!

珮霖 said...

認真的看完三則新聞...
應該很多人 跟你說過一樣的話
你很會說故事
說的平易
卻也動人
這個冬天
希望你身暖 心也暖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