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 20, 2009

時間

昨晚,紐約的氣溫只有零度,風大、還夾帶一陣小雪,好凍。誤判天氣的我,穿錯了大衣,冷得直打哆唆,頻頻用手磨蹭冰凍的耳朵。

紐約四季的變化,讓我覺得時間在往前推進、生活的變化也跟隨著季節在變化;這樣的明顯的變化,總讓我有活著的感覺。

今天早晨,當我看見網路新聞,說台灣陽明山的櫻花季已經開始,預計花期會到3月22日。

突然間,有種"時間"的錯亂感....台灣的櫻花開了,但紐約的冬還在。

地球的兩端,時間都在往前推進,沒有人吃虧少一分一秒,人生的內容,哪能只是依靠外在環境的變化?唯心而已。

傻的是我。

2 comments:

記女 said...

剛從荷蘭 比利時出差
回來看著你的部落格
深深的想著....

兩個不同地點的我們
活著...感覺著...
不同的是...
你比我 認真許多...

加油
冷...對你來說...無懼

Ting said...

hey, 真好耶!世界不同角落、四處旅行,每次的空中飛行,心的感受是否也隨降落地點不同而起伏?相信這樣的不同,是深深紮根在你的生命裡....
至於我啊,生活呢,好像就是自在就好^.^
冷的確無懼...只是四月了,每天還是只有三四度~